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清风明月不及她
2021-03-31 09:06 经济与管理学院管171班 彭燕  审核人: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钟情于这首小诗,也许,是喜欢那说不清的诗意和温柔的时光,像缓缓的细流。

大学之年,有一幸事,遇见她——恰我爱的那时光里的温柔。只一句,清风明月不及她,她的清爽和明净,温暖和光明。

入学之初,满是自由和欢喜的芬芳。我尽情地享受着大学的热闹和斑斓的色彩,加入了许多社团,遇见新的朋友,新的惊喜。

虽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但我感受到的没有充实,只有疲劳。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种空虚和慌张便席卷而来。

直到我遇见了她——丁慧儒奶奶,才感觉到某种心安。

那是在金花退休办国画室里,我第一次遇见她。她穿着老式的深蓝色碎花衣,满头银丝,笑容温暖而又干净。在那里,她教我们国画。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金花校区有人免费教国画,从没有接触过国画的我,因为心里对画画的一份喜欢,便欣然前往。

同行的有七八个人,有的学过书法,有的学过一些国画,我说:“我没有学过国画,也没有画画基础”,丁奶奶说没关系,跟着她用心学便好。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控制不好毛笔和水,画出来的枝干,像胖胖的毛毛虫。后来有一次,丁奶奶拿着我的画,面对着大家说,“看这颗白菜画得多好”,我心里有着莫名的欢喜给我挠着痒。现在再看看当时的那张画,感觉还是有毛毛虫的影子,原来,丁奶奶是在鼓励我。后来,总听见她说“为师者,要多鼓励学生”。

渐渐的,每一周我都盼望着星期天的早晨,那是学画的日子。

在那四四方方的房间里,我感到了一种宁静和自由,不慌张,不烦躁。大一之后,我几乎不再忙其他社团的事,只有画画这件,一直坚持。

或许,人只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欣喜才会爬上心头。就像年少时望着喜欢的少年,总会情不自禁心动。

画如诗,意深远,可有言。一幅兰花图就像“兰之猗猗,扬扬其香”,都传递着一种美好。那画里的诗情深深吸引着我。

而丁奶奶对国画的喜欢,让我明白,因为一份纯粹的喜欢,去做一件事,会让一个人发出光来。这光,会照亮自己的生活。也许,不经意之间,也会赶走某个人心里的黑色。恰如,她对我。

我渐渐都分不清,我是本身就喜欢着那画里的形形色色和诗情,还是被丁奶奶感染了。

丁奶奶的画,大大小小,大抵有一千多张 。画里有她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遇见的人。有着终南山的高俊厚重,丽江的烟云飘逸,蔷薇的清秀婉约,虞美人的明亮娇艳……每一张都充满生气,不知是画里的物本就那么有朝气,还是因为丁奶奶的笔下揉满了生活的欢喜。大抵,是万物和丁奶奶都很美好。

每次,我们夸她的画画得好,她总会笑得特别开心,就好像被表扬的小孩子一样。

偶尔,她也会和我们讲起她和国画的故事。

小时候,丁奶奶的妈妈一画画的时侯就要叫她在一旁看着,让她画的时候,如果没有画好,就会被骂,所以丁奶奶小时候其实不喜欢画画,也许,这也是她经常鼓励我们,对我们很耐心的原因之一吧。没有想到退休之后,偶然发现四所院校办的老年大学书画班,竟爱上了国画,她说,“年过半百进课堂,喜笑颜开似儿郎”,而一画就是30多年。经常提起画笔,就在书桌上呆了一天的时光,却浑然不知。

国画让丁奶奶更用心地观察万物,体味生活,也让她更多地感受到岁月的宁静。每一个跟她学画的人都能感受到丁奶奶生活得很快乐,也很幸福,也都被她感染。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点喜欢的事情”,我想。

丁奶奶最喜欢月季,她说,月季一年四季常开,她喜欢它不骄不躁,淡看流年的品性。而我觉她,也如是。

有过不少美术协会的人邀请丁奶奶,但她都拒绝了,也有人出钱买她的画,她也不卖。倒是,送过不少画给相熟的人。有人家里有喜事,找丁奶奶要一张画,她总是特别用心。

只求那份喜欢让心底开满了花,哪管名与利,财与富。而这份喜欢的背后,藏着的是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万物的追寻。

丁奶奶,喜欢丰子恺的画,也喜欢画里的童趣。

也不知是画让丁奶奶变得有童心,还是丁奶奶本就心怀纯真。我想,两者该是相互作用的关系,而这份童真,让生活更加有趣。

见镜中那个白发自己,便画一幅小画,引用一首小诗:“白发染黑白又生,几度镜中两分明。何如不管任它白,白似梨花笑春风。”

生活中无处不是画,无处不可画,废旧的盒子,剪下的标签,白色的纸盘,都是她的画纸。天热的时候,画一把圆扇,提一个“五黄六月天,热浪席西安,柔情一把扇,凉风渗心间”。

小孩子最让人羡慕的莫过于无忧无虑,总是对生活抱有美好期待,而丁奶奶虽已经老了,却有一颗年轻的心。

在丁奶奶学国画8年之后,她决定免费教学,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国画的美丽,20几年里,她教了100多个学生,有大学生也有社会人士,从未收过一分学费。对每个人,都无比温暖耐心。

每次国画课前,丁奶奶总会很认真的准备。一小沓A4纸上都是她写好的教案,黑板上挂好她准备的素材,比如牡丹各种姿态的花头,全开的,含苞待放的,朝上的,向下的。每次画完,86岁的她,还总是耐心地帮我们每一个人改画,一改完原本乱糟糟的画面竟突然好看起来。

她常说,“你们来学,就一定要让你们学一些东西,人生多一条路,多一个选择,多一层灵魂的深度”。

月季花开了,她还会带我们去写生;家里有人送了好吃的,也总会给我们留一份;会给我们举办茶话会,大家一起聊天;天下大雨了,还坚持到画室,怕我们等着,却没有等到……她就像,我们的奶奶那般,而不只是老师,而她,也喜欢我们叫她丁奶奶。

她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我印象特别深刻。一个花季少年初入大学,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自杀过两次。她认识了这个男孩子之后,总会给他送一些吃的、用的。他不敢去上课,一上课自己就在外面坐着。丁奶奶便去告诉他的一些相关任课老师对男生放宽要求,只要他来上课,就多鼓励。还和其他老师一起,送一些字画给他,和他谈心,希望他重新对生活充满期待。慢慢的,他开始愿意走进课堂,最后,还顺利毕业,拿到学位证书。当时,我心里就在想,这像电视剧般的生活,原来也有现实。能够把温暖和快乐传递给其他人,也是一种幸福。

2020年疫情期间,我们上半年一学期都在家,无法再正常进行国画室活动(本来要开始山水画的学习),丁奶奶和我们都感到遗憾。但丁奶奶在家还会画一些山水画的基础教程,前后有60多张,让我们学习。

跟丁奶奶学画,她总说,“我不只是教你们画画,更希望教给你们一些做人的道理。”

常说字如其人,其实画也如人,人活得正,才会让画更美丽,而人品不端,字画也会失色。而丁奶奶的画,总有特别的美。

其实,不用丁奶奶说什么,我们从她的身上就已经学会了很多,不只是感受艺术的美,更多的是她对生活的热爱,是她纯真有趣的灵魂,是她心底的善意和温柔。

在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不是孩童时代,而是不管什么年龄,都活出自己,看过世事无常,烦烦躁躁,依旧保有一颗年轻美好的心,心有满足,淡看流年,过得安稳。

清风明月不及她,那说不尽的明媚和宁静,诗意和温柔。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