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夏至未至
2021-06-04 11:01 教务处 司腾飞  审核人:

天空又起了阴霾,推开窗,想让风吹起点涟漪,却不想连带起了所有的噪杂。我才突然想起密密的梧桐叶下遮掩的是一路繁华,早已不是1#红房子旁的那块恬静。

来到这儿这么久总失眠,方向感极差,至今也没搞明白,同样都是南门,为什么门前的马路一个叫长江西路,一个却叫金花南路?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骑着被我捏断手闸的车整天游走在长江西路上,我确定那时我把沿途的站牌记得一个不落。却不曾想一年还没过完,我却只能记起三孝口、飞凤街……谁能抵挡的住时间?

很喜欢西理的篮球场,尤其是雨天,空旷的安静,不管是一尘不染还是遍地秋叶,总会给你喧嚣后的宁静。呵呵,突然想起农大广播台结尾的旋律:“当喧嚣什么什么的……”,每每这个时候,我就屁颠屁颠地冲进八教212复习考研,整个校园也慢慢沉寂了。也许现在该改口叫它“博学楼”了,门顶立着那么大的三个金字,我却还是只能记起门前那片沙沙竹林,就像这里一堆一堆的三叶草,小小的三瓣叶子让我分不清哪是教一、教三,为什么要跟以前的反着来?为什么总有过去、总有回忆?

已经习惯这里,习惯那些一堆一堆的生命,每次经过都漫不经心的数着三瓣、三瓣、三瓣、四瓣……心里鄙视着那些努力找寻四瓣的“无知人类”。有一天跟朋友经过,向他炫耀自己曾看到的幸福,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原来幸福总存在不经意间,不必碰触,感受就好。

三叶草旁碰到过同一只黄色的猫三次,相同的位置,不同的姿态。

第一次,刚下过雨的清晨,畏畏缩缩地蜷缩在人来人往楼道门口,身上淋的雨水显得它狼狈不堪。我当时还调侃它是雨夜陆地抓鱼的猫,现在想,那晚也许它在守护着它的那四瓣叶子;第二次,晴朗的午后,老地方,抱着一块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食物肆无忌惮的啃着,楼道口走过一对父子,儿子好奇地大叫,睁大了眼睛蹲在它旁边,看的比它吃的还津津有味!它却无视,继续啃着。那一刻,我真希望我是它;第三次,晚晴的下午,它躺在楼道口,四肢朝天,白肚皮鼓鼓的,懒洋洋地眯着,不时有人路过喊“懒猫”,它就偶尔抬头瞄两眼,然后继续眯着。

老地方,不同的姿态,其实它也在生活……我不知道它离开了那个地方去到一个陌生的地带还会不会这样?

也许会吧,因为它眼里的那棵草总是四瓣。

夏至未至,春已远,花未眠。还好,阳光还不够刺眼,蛹还未蜕变成蝉,风抚着草,鸟恋着叶,孩子舔着棒棒糖……沿途的风景,一切都那么美好,不必碰触,感受就好。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