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舌尖至味,余音绕梁
2020-12-07 14:37 人文与外语学院英203班 赵洋  审核人:

九月的蜀地阑风长雨,夏山如碧。我提着行李箱坐动车跨过汉水秦岭,一头扎进西安。此后的日子里,我在千里之外,把故乡揉进心里,一刻不忘。

“悄立小桥人不识,一星如豆看多时。”远离故乡后我才明白,余光中的乡愁不是邮票也不是坟墓,那里太小,装不下他溢出文字外的忧愁。我以为我正激情满怀地去迎接大学新生活,我以为我在所谓的忙碌中自得其乐。直到某天夜里,我毫无预兆地梦到了那个有着熟悉乡音的城市,梦到了那个大街小巷满是香辣川菜的城市,那个有我温柔小家的城市。醒来后我被抽走了灵魂,恍惚着洗脸刷牙,巨大的落寞感吞噬了我,竟然在那一刻我才迟钝地意识到故乡离我千里之遥,可望不可即。

我在新的城市里看着馍和面犯了愁,想念故乡的菜,魂牵梦萦。中学时放假回家,父母会做一桌子水煮肉片、尖椒牛肉和辣子鸡,鲜香刮辣唇齿留香。以至于如今外地的菜都将就着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又弃之可惜。十几年吃辣的嗜好是故乡最长情最豪放的馈赠,这馈赠融入骨血随着游子奔涌到大江南北深深扎根。我在一切自称为“川菜”的馆子里寻找慰藉,最终愤懑离去并斥责老板不正宗,又多添一份落寞。落寞中又想起高中课堂上谈论起川菜菜系,同学们面红耳赤地争论大河帮小河帮菜系之分,下课铃一响又狂奔向食堂大快朵颐。那段时光在故乡的怀抱里消磨殆尽,那个味道在游子的记忆力却依然顽固。我怀念的只有味道吗?不,还有给我做出那个味道的人啊!母亲做出来的蛋炒饭,父亲拿手的辣子鸡,朋友总和我去的胖老板的餐馆,还有灯火夜市街、十街任斗酒,全是我年少时无忧无虑的风流啊!于我而言,人间繁华,也不过是舌尖有至味。

故乡的朋友打来电话,一开口就是熟悉的家乡话。我从未下意识地追寻乡音的源地,我只知道我生来就听见这样美妙的声音,它理所当然又自然而然地存在着。“乡音无改鬓毛衰。”我有多久没听见熟悉的乡音叫我“崽崽”“幺儿”了?我有多久没有用熟悉的乡音来回应了?我想起母亲用温软的乡音教我识字,我用稚嫩的乡音向她反抗;父亲曾用儒雅的乡音为我规划未来,我也用稚嫩的乡音开心地向他们摊手要钱。我在熟悉的乡音的滋养下度过十几年,猛然一日突然远离,我慌慌张张地将这份不适掩盖,小心翼翼地独自一人咀嚼吞咽。于是我频繁地与父母朋友通话,用我最熟悉的乡音讲述我又交了新朋友啦,又打了新的辩论赛啦,尝试着做记者啦……我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告诉故乡——新居千里长,而今梦醒时分,仍四处仍寻故乡。于我而言,人间繁华,不过是乡音绕梁。

那个可爱的蜀地,最温柔最长情也最勇武。他有茶马古道有剑门关口雄扼山河,他赐我一身勇气与万般可能,他有千百条河流千百座高山,千万个未归家的游子。而那些游子站在某条河流边呢喃故乡时,思念会渡过百川千万里,随着江河入故里。人间繁华无非是舌尖至味,乡音绕梁。此刻故乡一定天色靛蓝,波光锦缎,而灯火欲黄昏,我在鹧鸪声里,盼遇故人。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