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理性赞歌
2018-12-25 14:44 冷石向秀  审核人:

《理性赞歌》

——冷石向秀

朋友呵,听我说

唯有当我们认识到数千年来备受称颂的理性

实质是思想最顽强的敌人

思想才得以开始

理性本质上是压迫的机制

朋友呵,听我说

世上没有比人更悲惨的

在地上的一切中

试数数看你一生中所有的欢欣

再数数你没有烦恼的日子

究竟有多少

纵使你现在拥有些什么

朋友呵,听我说

最善之策是不要存在

世界到处都是生存的嘲笑和悲惨

无所谓达到目的而告终

人永远无法获得最后的满足

人生在永无尽期的追寻中持续下去

朋友呵,听我说

世界是一个大战场

到处都是拼死拼活的战场

这种战争导致人痛苦的生存

地球永远浸泡在血泊中

无他,一个巨大的祭坛而已

所有的生命都必定要被献祭

没有目的、没有选择、不会停歇

直到万物的终结

直到罪恶的根除

直到死亡都死亡

人类关于美、道德与真理的最高理想

本质上依旧是虚无

朋友呵,听我说

欲望和努力

是人的全部本质

正如口干欲裂必须解渴一样

欲望又是由于困穷和需求——即痛苦

只因为

人类在本质上

本就难免痛苦

若欲望太容易获得满足

空虚和苦闷将立刻袭来

朋友呵,听我说

生存和它的本质

将是人类难以负荷的重担

人生啊

实如钟摆

在痛苦和倦怠之间摆动

当人类把一切痛苦和苦恼驱进地狱后

残留在天国的

只有,只有倦怠

朋友呵,听我说

人类是宇宙万物中需求最多的生物

人类彻头彻尾是欲望和需求的化身

是无数欲求的凝集

人类就这样带着这些欲求

没有借助

在困穷缺乏以及对于一切事物都满怀不安的情形下

生存于世

啊!生存多么黑暗

多么危险

人为生存而不断的战斗

与其说是对生命的热爱

不如说是对死亡的恐惧

纵观人生的一切作为

虽是为从死亡的缝隙中不断逃脱

但苦恼和痛苦随之而增大

朋友呵,听我说

为此

有人渴望一死

譬如自杀,提早死亡的来临

朋友呵,听我说

如若痛苦和苦恼稍止

容许人们略事休息

倦怠亦将随之而来

人类社交起源于倦怠

朋友呵,听我说

所谓人生

就是欲望和他的成就之间的不断流转

愿望令人痛苦

成就使人生腻

目标不外是幻影

朋友呵,听我说

当拥有的刹那,失去魅力

愿望和需求必须以新姿态出现

倘若没有这些轮替

人便空虚,厌倦,乏味无趣

朋友呵,听我说

幸福啊

原来是愿望和满足相继产生

其间的间隔又不长不短

这时,苦恼最少

朋友呵,听我说

智慧越卓越时

对于苦恼的感受则越敏锐

难逃孤独的命运

朋友呵,听我说

游戏的不断翻新

人类本性的肤浅

一种苦恼消除时

到来的却是千姿百态的苦恼

朋友呵,听我说

纵然万幸

这些痛苦没化成其他姿态呈现

则它会穿上厌腻,倦怠的阴郁灰色外衣

重新回到你身边

朋友呵,听我说

人生啊

就是造物主在痛苦和倦怠之间的抛掷吗

过度的欢喜

激烈的痛苦

基础永远是错觉和妄想

朋友呵,听我说

那无法察觉的妄想

正在悄悄地,源源不绝的制造使人苦恼的新愿望,新忧虑

朋友呵,听我说

人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朋友呵,听我说

欺骗掩盖着真理

苦恼像流不尽的苦汁一样

而它的源泉却在人们心底

我们是为需求而喘息挣扎

我们永远都是希望的俘虏

朋友呵,听我说

一切叙事诗或戏剧

不外是表现人类为获得幸福而做的挣扎和努力

而从不描绘永恒而圆满的幸福

巨幕到达终点后

草草收场

倘若继续写下去

灿烂目标将是那么稀松平常,沮丧失望

朋友呵,听我说

人只是宇宙永恒生成变化过程中的偶然产物

没有神圣可言

则亦无道德可言

道德以人对自身的某种神圣性的信念为前提

人因为近神而获得尊严

如果人类必将灭亡

那么就人类最终结果而言

没有所谓的进步,目的

人类的一切努力都是毫无目的的

人作为类并不在进步之中

朋友呵,听我说

文明,愈来愈轻浮

人,内在的紧张与外在的匆忙

朋友呵,听我说

个人面对巨大机构

丧心丧气

只好屈服

失去信仰的现代人匆忙投身喧嚣的世俗生活

试图用勤勉的劳作来麻痹内心的不安

松弛精神的紧张

行色匆匆的穿过

这种失去信仰者精神空虚的表现

反过来加剧着无信仰的状态

朋友呵,听我说

现象界的人受制于欲望,没有自由

内心却认为

必有不受欲望支配的自由意志存在

它是一种先天的道德能力

道德的长期统治损害了人类的生命力量

损害了价值设置的原动力

凡没有包含大犯罪的地方

我们根本不会看到什么伟大

强权即真理,暴力即正义

罪恶既是人类的起点,亦是人类的终点

朋友呵,听我说

旧价值设置奔溃

新价值设置无法建立

朋友呵,听我说

无信仰状态

我要有足够大的精神力量

虽然我没有信仰

但我可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偶像的倒塌

朋友呵,听我说

意志力唯一的衡量标准是一个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忍受住在一个无意义的世界上生活

朋友呵,听我说

在信仰的空白中

弱者惶惶不安

寻觅着随便什么理想以安慰自己

朋友呵,听我说啊

如今的我

则对理想怀有一种嘲弄的愤恨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一切皆虚妄,一切皆允许

时代把许多人变成一部机器

把每个人变成达到某个目的的工具

朋友呵,听我说啊

机器制造着平庸和单调

无个性使工作丧失了自己的骄傲

丧失了人性

朋友呵,听我说啊

市场价值决定也抹杀了一切精神事物的价值

精神上永远的饥饿者

怀着一种挤入别人宴席的贪馋

徒劳的模仿

搜集着昔日文化无数的碎片以装饰自己

朋友呵,听我说啊

生命本能的衰竭,精神的空虚

需要刺激和麻痹

艺术就是官能上,精神上的刺激剂和麻醉剂

朋友呵,听我说啊

虚假的角色

做作的戏子

内里空虚

缺乏实质

便急于用讨人喜欢的外表来遮掩自己

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真正的人

朋友呵,听我说啊

人,不再是人

至多是角色的会合

行为的动力在精神中

朋友呵,听我说啊

自我是思维的主体

逻辑来源于非逻辑

感觉即判断

缪误是思维的前提

最高的目的往往是最初的原因

它是变中之不变

多中之一

相对中之绝对

瞬时中之永恒

是万有之全

世界统一性所在

是万物由之生化而又向之复归的始基

是世界的根本奥秘

是世界存在的底蕴

朋友呵,听我说啊

支配着哲学和神话的是同一冲动

对于永恒,绝对,终极价值的追求

人在变动不居的万象世界背后寻求一种终极实在

只为获得一种安全感

恐惧欲望

恐惧激情

造成痛苦

随之迷信道德

盲目的理性

恐惧变化,恐惧暂时性

而随之迷信不变的存在

朋友呵,听我说啊

现实世界无目的,无统一

为了寻求统一,寻求目的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世界只能是一个幻觉

发明一个在其彼岸的世界充当真实世界

道德家发明了一个完美的世界,追求目的

哲学家发明了一个理性的世界,追求统一

宗教家结合二者,发明了一个神的世界

朋友呵,听我说啊

道德的辩护无不是诡辩

朋友呵,听我说啊

我要拥有无敌的意志

敢于承担非其他意志所能支配的一切

朋友呵,听我说啊

爱必然

爱命运

朋友呵,听我说啊

实现意志的自我支配

获得真正的自由

语言不是思维的外衣

而是思维一条现成的路或车辙

朋友呵,听我说啊

语言消灭了事物的个别性

制造着虚假的统一

消灭着感觉的统一

消灭着体验的个别

制造着相同的思维

语言缺乏了表达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之底蕴的能力

朋友呵,听我说啊

要突破逻辑化的语言之网

必须改变生存方式

从社会交往中抽身而退

以孤独为家园

学会沉默

在孤独中与万物交感

朋友呵,听我说啊

认识的冲动来自于某种超功利的认识冲动或求真理的意志

而这又来源于占有冲动和征服冲动

两种冲动是人与周围世界的关系

认识作为强力的工具而工作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世界本身是生存

是混乱

是毫无规则

是毫无形式

朋友呵,听我说啊

生命建立在对持存者和有规则的重复者的信念前提上

逻辑和知性是按照我们所设定的存在之图来掌握现实世界的尝试

是使之可为我们表述和计算的尝试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世上并无同一之物,逻辑却以统一律为前提

世上只有普遍的相互作用,逻辑却从中抽出因果关系

逻辑,是一种最真实的幻影

朋友呵,听我说啊

人生啊

为了一个个虚幻的影像和接二连三空虚的计划

求生意志必须倾其全力

饱尝许多激烈痛苦作为交换

最后,经过长时间的恐惧忧虑

死神遂告出现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世上没有一再希望不要活下去的人

在无意识的夜晚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一个被生命所觉醒的意志

化为个体

它从广漠无涯的世界中

从无数正在努力,烦恼,迷惑的个体间

找到了它自己

朋友呵,听我说啊

然后又像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回归于以前的无意识中

朋友呵,听我说啊

现在就是风吹拂阳光普照的平原上的一片乌云

它的前后都是光辉灿烂

唯独这片云中是一团阴影

朋友呵,听我说啊

对愿望的感觉

犹如饥之求食,渴之求饮一样迫切

朋友呵,听我说啊

但愿望获得满足后

则又像吞下一片食物一瞬间一样

仿佛知觉已停止

一个人享乐越增,相对的对感觉性越减

朋友呵,听我说啊

积旧成息后

更不觉自己身在福中

却增加了对痛苦的感觉性

苍蝇是为充作蜘蛛的食饵而生存

人类则是为被烦恼吞噬而生存

我们的生存是虚伪的

朋友呵,听我说啊

残酷的宿命,注定万事不得调和

人便是吃人的狼

人类是应该悲惨的

朋友呵,听我说啊

因为人类所遭遇的灾祸的最大根源

却在人类本身

朋友呵,听我说啊

若能正视这最后的事实

则这个世界看起来就是地狱

比但丁描述的地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朋友呵,听我说啊

人类相互间成为了恶魔

其中一人取得头目资格

以征服者的姿态出现

然后对数十万人呐喊

你们的命运就是苦恼和死亡

来吧

大家用枪炮相互攻打吧

朋友呵,听我说啊

这个世界是烦恼痛苦的生物

互相吞食以图苟延残喘的斗争场所

是万物的活坟墓

万物不断地残杀

以维持自己的生命

朋友呵,听我说啊

智慧越增,痛苦越高。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世界原是无法解决的难题

朋友呵,听我说啊

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刻

是酣睡之时

而不幸的人

最不幸的时刻

就是他觉醒的瞬间

朋友呵,听我说啊

痛苦

痛苦

无尽的痛苦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