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会阅读 真思考 行批判 领审美
——在第三届校园原创文学作品大赛暨第十一届读书观影有奖征文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2018-09-17 16:41 杨非非  审核人:

各位热爱阅读与写作的朋友们:

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党委宣传部和校报编辑部的邀请,使我有幸与大家一起分享今晚的盛会,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校第三届校园原创文学作品大赛暨第十一届读书观影有奖征文以“阅读•文学•人生”为主题,非常有意义,因为阅读与文学的最终归宿不过用以指导、记录我们的人生。今天我就自己阅读的感悟简单谈四个方面的问题——阅读、思考、批判、审美。我在这四个词前面再各加一个限定词,构成我今天发言的题目——会阅读、真思考、行批判、领审美。

先谈第一个问题,“会阅读”。既然是“会”阅读,那便涉及阅读的原则与方法。对此,我首先对“阅读”作出界定,因为我并不承认所有阅读书本的行为为“阅读”。我所承认的阅读就其阅读对象来说,只有一种,那便是对“人文史哲经典”的阅读。因为我认为,阅读就其本身而言,即站在启迪思想、砥砺精神、指导人生的层面来看,乃是“心内之事”,而非心外之事。而纵观天下书籍,唯有“人文史哲经典”可以真正达到我们的“心内”,起到启迪思想、砥砺精神、指导人生的作用。“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明明德”就是使我们本有的“明德”重新归于“明”的境界,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就书籍而言,唯有“人文史哲经典”。在此,我也顺便简要谈下我对“经典”的理解,说明这件事情很有必要,因为当书太多而我们又不会选择书本的时候,往往“开卷有害”。如何“开卷有益”?很简单,读“经典”。古人所谓的读书大抵是指四书五经、三坟五典云云,都是“经典”,因此“开卷有益”对过去是适用的,但并不适用于今天。言归正传,所谓“经典”,需要拆分理解,“经”就是经得起时代考验,“典”就是足以成为指导人类生活的典范,如此“经典”便是“经得起时代考验并足以成为指导人类生活的典范”。我说“会阅读”即首先建立在阅读“经典”的基础上,这是原则。至于方法,鉴于时间关系,恕我不再详细展开。

在阅读经典的基础上,我们再来谈谈“真思考”。首先我抛出一个观点,那就是“在你没有阅读上百本的经典之前,你便无法进行真正独立的思考。”人的思考首先存在不自由的界限,根据亚里士多德“质料因”“形式因”的哲学思想,我曾就这个问题进行过这样的确证:我们的一切思考,或者说一切思想活动,都是我们感官所获的外部经验知识这个“质料”与我们的思维方式方法这个“形式”的“排列组合”。举例来说,当你没有“苹果”这个经验知识的时候,你绝不会说远方的的某物像苹果。再例如,当你只运用知性思维的话,你根本无法回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因为你将面临无穷的前推,而最终会陷入“无因论”,可当你用辩证的理性思维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话,你马上就会发现这个问题本身的错误,因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要得以成立,又一个前提,那便是“鸡永远是鸡,蛋永远是蛋”,显然这个前提是荒谬的。

说完思考存在界限的问题后,我再来告诉大家一个更加悲哀的事实:作为理性动物的人类来说,最大的讽刺大概是,我们很少真正思考。我们每天大概都在凭借习惯来进行生活,当我们有什么需要时,我们会习惯性地去查阅资料,去咨询他人,按照休谟的说法就是“习惯是人生伟大的指南”,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就是“我们的生活是‘常人’为我们设定的生活”,这里的“常人”是一种人的模型,相信大家都明白所指。在我们思考本身存在界限的前提下,我们还很少思考,由此便可知道“真思考”的难得可贵。“真思考”建立在“会阅读”的基础之上,但“会阅读”本身也不是真正的思考,因为叔本华说的很对:“读书就是用别人的脑袋去思考。”

讲完“真思考”,我们或许会追问,什么算是“真思考”?我对此的解释是——“行批判”。“批判”或许是被中国人误解最深的词语了,我们大约会认为“批判”就是批评,其实大错特错,“批判”是由康德开创的“哲学方法”,其意义为“理清前提,划定界限”。“理清前提,划定界限”是思考实践自身的过程,因此我说“行批判”。“批判”某物就是对某物进行“理清前提,划定界限”的工作,这建立在你对某物完全理解并彻底参透的基础上,否则你就无法进行真正地“批判”。在这里,我也顺便提一下我的一个阅读建议,那就好“低于批判水平的书不建议阅读”,因为其本身没有现实意义,按照黑格尔的说法,那大概停留在“外部反思”的层面。

“批判”在西方经典哲学的辉煌时代,是非常时髦的事情。康德为了拯救人类的知识理性,面对休谟的怀疑论,写出了震惊世界的“三大批判”,即《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就以《纯粹理性批判》来说,它要解决的问题便是:理清人类知识前提,为人类的知识划定界限。后来,我们知道,青年黑格尔派中,施特劳斯做“历史的批判”,鲍威尔做“批判的批判”,马克思写过三本著名的“批判”,分别是《神圣家族——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哥达纲领批判》《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以马克思的《资本论》而言,其副标题为“政治经济学批判”,也就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上层建筑核心的“政治经济学”进行批判,亦即为资本主义社会“理清前提,划定界限”,而既然进行了“批判”,就说明资本主义社会不具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

大概讲完会阅读、真思考、行批判,最后谈下“领审美”?因为阅读与文学本身的最高输出形式应该为“审美”,“审美”较之前文所讲的“真思考”和“行批判”,是非理性化的,也是非功利化的,它是不带任何功利性的生命体验,是生命情感对“美”本身的直接领会,因此我说“领审美”。康德在《判断力批判》里说:“美是无关利害的愉悦。”而领会这种无关利害的愉悦的过程便是“审美”。举例来说,我们每天都会听到各种声音,但我们听到声音本身的时候只有一种情况,那便是当我们听到了美妙音乐的时候,尤其是在美妙的交响乐和纯音乐当中。

在阅读与文学的话题下,我之所以谈“审美”,是因为阅读真正的文学经典的过程便是“审美”的过程,如果你企图从真正的文学经典中拿出什么的时候,你就已经错了,因为你破坏了“审美”非功利性的原则与特点。红学大师俞平伯一生研究红学,造诣颇深,晚年陷入忏悔:“我腰斩《红楼梦》有罪!”因为当你企图从《红楼梦》中解读出中国封建王朝的命运也罢,或者解读中国明清小说的写作风格也罢,其本身没有错,但这种做法本身是对《红楼梦》的“降格处理”,因为《红楼梦》首先是文学作品,并最终是文学作品。如美国哲学家杜威所说:“审美是最后的经验。”道理即在此。

接下来我简要就我们对“审美”应该承担的“责任”谈一下我的观点。首先请允许我引用英国诗人柯勒律治的一句名言:“我们知道某人是诗人,是基于他把我们做成了诗人这一事实。”李白曾经登上黄鹤楼,诗兴大发,正欲题诗一首时,却无意看见了崔颢的《黄鹤楼》诗,于是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搁笔。这个典故并不是告诉我们崔颢的诗作造诣高于李白,而是因为崔颢的《黄鹤楼》使得李白心中的诗兴得以释放,套用柯勒律治的话来说,便是“崔颢把李白做成了诗人”。文学创作为何?其实就是将人们“心中皆有,笔下却无”的东西写出来,引发人们的共鸣,使得人们的生命情感得以释放,使得人们领会审美。

发言最后,我想再读一遍张载的“横渠四句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想,我们作为阅读爱好者、文学爱好者、写作爱好者,文人的博大胸怀还是要有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或许太大,我结合今天的时代发展,将其“翻译”一下,作为我今天发言的结尾,并与大家共勉,此即为——领会存在,关怀天下,守护思想,引领时代!

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