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倔根想念芦妈妈
2017-05-27 21:43 经济与管理学院 管141班 鲜文静 

    我从小就是个倔根,有老人说我命里带着“恶”格,不爱笑的小孩往往不受大人们的喜欢,我个人又恰恰属于那种极偏激的情况,不笑时冷若冰霜,可以冰冻地下三尺很多很多天,笑的时候惊天动地,轻轻松松吓到旁人屏息甚至休克,所以那个时候,我是大家口里“神神叨叨”,“极疯癫”的孩子。

    人是过去积累的产物,就像是有哲学家说过,人生是一个递进的过程。随着年龄的累增,我的“恶”格值也增长斐然,叛逆啊叛逆,暴戾啊暴戾,反骨逆行,和芦女士争吵,与鲜老先生比武。这过程中的腥风血雨简直可歌可泣。在即将顺利满21岁的今天,道一声“真不容易”。

    从小喜欢看书,各类童话、神话和武侠,自我意识觉醒的过早,在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抱负——四海为家,执剑走天涯。每次和芦女士起争执,她一改平时的细声细语,总喜欢用高分贝的音浪攻击压制当时还没被我开发出来的大嗓门,好像就是辅助打坦克,反抗并没有肉眼可见的成效,很气。

    当然,被芦女士称为“倔驴”的我可不是省油的灯,但凡是受到了官僚主义、封建主义以及现实主义的压迫,我体内封印着的被动技能“批判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就自动觉醒,中二指数+250。拿着衣柜里芦女士最喜欢的真丝方巾,裹一件衣服,几袋零食以及从芦女士红皮包里“借”来的盘缠,全真模拟金庸大爷笔下身陷敌后、宁死不从、奋力企图逃脱魔爪以及后来惨被吊打的英雄壮举。就像书告诉我们的,伟大理想的第一次都会被扼杀在摇篮里。

    那个时候的我,过得相当辛苦。总觉得鲜先生和芦女士是想要了我的命,无数的武侠片告诉我常备一颗防备之心总是没有错的,我们的关系便总像是隔着河。

    后来大些时候,听鲜先生说起,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他于我也不单单只是欲“置之死地而后生”,毫不谦虚的说,他委婉地表示了对我的欣赏,“一介女子,颇有为父当年在你爷爷面前‘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豪迈,有骨气!”

    我想那个时候起誓成年后要复仇的自己应该不会想到,那么多迈不过去的怨怼,如今却可以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开悟,父母也是第一次为人父母,我们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初三,为了不在来返校上耽搁时间,我主动请缨寄宿学校,当年下午我爸欢快的把我送到学校,背着被褥佝偻上楼的背影让我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背影》,生平第一次,“父爱”这个伟大的玩意湿润了我的眼眶。当晚我失眠了,陌生的环境和磨牙的下铺让我恐慌,虽然清楚地知道芦女士有九点就关机睡觉的习惯还是拨出去了这世界除了10010我最清楚的号码,结果很意外:

    “干么?十点多还不睡。”

    “今天怎么还没睡呀。”

    “我就想到你今晚肯定要给我打电话。”

     我的眼眶不太强硬地再一次湿润了。

    直至现在,我在外面读书,芦妈妈改掉了关机的习惯,只为全天24个小时我能联系到她,当我从教学区回寝室,从健身房回生活区,一个人的时候,她用她的声音告诉我,“别怕,我在你身边”。

    有时候没有话聊的时候,我说,

    “那我就扣咯。”

    芦妈妈说,

    “别,等你到宿舍了再挂。”

    我的少女心,大抵是因为芦妈妈,才会泛滥成这样得一塌糊涂吧。

芦妈妈长得很美,我很嫉妒,毕竟在一起总会被说成姊妹,我有点承受不来。所以对待她的态度总是比较尖锐和强硬,如果说我心里有柔软的地方,那一定是芦妈妈的温柔和关怀使它变得柔软。

    第一次心疼芦妈妈,不是和我争吵后她一个人躲在洗手间抽泣到干呕,不是她为了给我炸圆子手腕上多了道5厘米的疤,是姥姥过世的那晚,芦妈妈半夜回到家,双眼红肿跪卧在我床前,抱着我,强忍悲痛地,“妈妈以后再也没有妈妈了。”

    睡意全无。真的。只想要快快长大保护她。

    那是第一次我见识芦妈妈难过的模样,也是12岁以来第一次主动抱住芦妈妈,那一刻以及很多时候比较遗憾自己是个女孩子,遗憾自己也会有很多软弱时候。遗憾自己曾经控制不了情绪做了很多让你伤心难过的事情。遗憾你需要我懂事的时候我太任性。遗憾没有珍惜在家的时候你给我囤的一整个冰箱的肉。

    芦妈妈,我现在身在西安,这个季节分外想念你做的花椒芽饼、煎饼炒鸡蛋和炸圆子。

    芦妈妈,我好想你,端午我就回去。

    芦妈妈,我想要赶紧出去工作挣钱,我想要让你可以不看价钱就随便拿任何护肤品和漂亮衣服。

    芦妈妈,如果时间不可逆,我想要时光的印记慢慢地再慢慢地来找你。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