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烛 照 韶 华
2019-10-31 13:49 艺术与设计学院动画171班 郑晓萌  审核人:

窗外斑驳的梧桐叶在岁月的光影中摩挲成沙。紫藤花的茎脉挂在不远处的长廊上,痕迹一直蔓延到两侧青灰色的台柱边。向南飞去的雁衔着一口细土,风起了,泛起了一些波折,这里带着我熟悉的气息。

恍惚间,又听见课堂上桌椅发出熟悉的碰撞声,同学们嘈杂的交谈还有纪律委员无可奈何的呵斥。声音挤挤挨挨地充满整间教室,气氛火热极了。谈论的内容是什么早已是语焉不详的空白,但是还记得被纪律委员点到名字后准是回答说“我们在问题目呢。”要是谁说了一句“老师来了”,不论音量大小都可以有风吹麦浪的效果,同窗们准会一个接一个的安静下来,威慑十足。

也第一次见到了我们缓缓踱步而来的班主任,他个子不高,皮肤很白,给人一种幽默风趣却又饱腹诗书的感觉。看上去三十多岁,头发却已有些稀疏了,他自己常常说他这样是该聪明绝顶的,只是还有些糊涂地方才勉强留下这些头发。我们称呼他为小豆豆,原本是聪明豆的,后来可能是怕他骄傲又想要亲切一点才改成这样的。

头发被风吹乱,走在昏昏入夜的花花公路上,我们从踽踽独行到结伴同游,从孑然一身到携手共进。年少的故事,宛若高悬枝丫的白霜,散发晶莹而冰凉的气味。我们同豆豆约好了朝着一个目的地去。

杨花四散的灌木丛中停息着几只粉蝶,摇摇曳曳的树影间它们享受着阒然。小豆豆时常喜欢请人去办公室喝茶,作业错的多了请你去,上课不懂的请你去,到了考试结束全班排队去。想想一个教政治的老师,本该就有叨叨不完的话,排队的时候只觉得同一个问题都听上了好几遍,等到了自己只觉得全是不该错的题目,然后就迎来一顿数落,觉得老师说的对极了。若是将他比作烛火,那我们便是影子,他在的地方我们如影随行。所以后来就是自己去找他聊天,带上不懂的东西,也不管是不是政治学科,反正最后他肯定给你解决。若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地方,办公室绝对没过多久就来上一串小尾巴,热热闹闹地聊到上课铃声催促,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一路向前,穿过黑漆漆的涵洞,一瞬间天地开阔,猝不及防间囫囵吞进猎猎秋风。剧烈的轰鸣声,庞大的树枝呼啸着从面前刮去,云层不断压低,灾难到临的既视感。高二下学期中秋节返校得知,豆豆在放假前的下午因为脑溢血紧急送医,还在ICU观察。我和班长躲着全班偷偷去看时,小豆豆还在昏迷中,全身满是说不上来名字和用处的管子,医生说今天会醒来。苍白的墙壁和医院蓝色的色调在眼前旋转起来,每天晚自习结束都能看到小豆豆在教室与我们告别的身影,每次考试结束都能从小豆豆那里知道自己学业上详细的不足之处,每次心情有些压抑总能在豆豆办公室蹭上一杯茶。四十名学子还在往前走,我们希望班主任可以赶上来。

很多声音都可以被模拟,最后成为点缀某个镜头的一部分。

北风的呼啸声

翻滚着飘向地面的落叶声

飞鸟的振翅声

越过长廊传出的嬉笑欢闹的交谈声

一簇簇年华的灰烬飘散在黑色的夜风里,在时间的坐标轴上氤氲开来。在大病初愈的豆豆引导下,我们最后到达了终点。九月晴朗无风的日子里,时光层层叠叠的穿过桂花的枝丫蔓延到远方,我们见到了终点的那片沐浴在阳光里的森林,自由生长,盘旋而上。

“只愿遇见过的人

在以后的年岁里阳光万里

一路笑语欢歌

一路鲜花盛放”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