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以花见人人自现
2019-10-31 13:44 子放  审核人:

午间偶然瞥见有人在谈及牡丹,因其误过花期,甚于爿爿残花败叶都未得见,而竟颇有些感触,倒不得不说也是少见的人了。谈及花,必然有千万言语妄一吐而快,但总归有些拘束,自是不比过往,豪情志气已大抵不似从前般,便只能挑拣些有意思的、仍待商榷的谈谈,也可聊做笑料,娱乐一二。

花,从古至今是多少迁客骚人、游子离宦绕不开的别样风景,一旦见识,便终生难忘。

宋代周敦颐《爱莲说》有“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从中可见世间万花丛,可爱娇美者不可胜数,人未遇见钟爱的那株花前,心中始终有块地方空荡荒芜的,待遇见了,那花便长在了心中那片空旷处,展现出一片崭新的天地。

不同的人,不同的花,不同的心灵,不同的天地,自是独一味的景致,绝无仅有的风貌。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陶潜心中的桃花源,是淡然闲适的世外净土,是他心中“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之后的天地,悠然为乐。在五柳先生心中,我亦仿佛听见了遗山先生的一句诗“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宛然一笑,想来竟有幸与静安先生所见略同了。(大概是品过先生《人间词话》的缘故,脑海中始终忘却不了这两句诗间的联系,依稀在耳畔回响。)倘使想到苏子瞻“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便不免有些感触于其中。以悠然见花,而花中悠闲自现。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此乃黄巢心中的社会,是天下百姓皆能享受春天温暖、是文人学士皆可实现胸襟抱负的理想世界,是他”我若为青帝“的万丈激情与豪迈。这,独属于他的愤慨、浪漫,独出于他的宏伟抱负。心中万分的不甘,何以菊独寒而春花暖,实在天理极大不公。于他心中的菊花园圃,我感受到蓬勃奋发的精神,满布推翻旧政权的决心与信念。脱出于陶公的窠臼,展现全新的思想境界和艺术风格。以奋发激昂见花,而花中豪迈激情自现。

“一枝两枝千万朵。花砖曾立摘花人,窣破罗裙红似火“,不是明亮鲜艳的颜色,元稹心中的花是灰色调的,是忧伤悲愁的。是他的黯然神伤,是他的孤苦伶仃,是与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殊途同归的惆怅与寂寥。有同有异,有续有断,愈感其异,愈觉其续,愈伤其断。正是这映刻于花中相互交织、相互影响的心情,愈发加剧花间的悲愁与孤寒,仅仅留存往日的美好欢愉。以悲恸见花,而花中伤悲孤肃自现。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真正藏于太白心中的自然不是这虚无缥缈的仙境,不是优雅精美的神女飞仙图,恰恰相反,而是叛军横行,百姓水深火热、穷愁潦倒的,恍似人间炼狱的残酷景象。莲花,君子芝兰,是美好品节的象征,是该高雅的,是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然国破山河裂,遍地淤泥污淖,不该再是高于世人的神仙风流,应怀独善兼济的思想与忧国忧民的情感。”虽九死其犹未悔“,青莲居士心中的莲花自是孤傲苦寒,不同于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相异于朱庭玉的”水边开彻芙蓉“,亦有别于秦观的”风定池莲自在香“,更非欧阳永叔的”荷花开后西湖好,载酒来时“,相反,却是有梅花的坚韧与寒竹的不屈。以孤洁见花,而花中高尚坚贞自现。

同样,仍是有着不可胜数的人,举不胜举的花,车载斗量的心灵,不计其数的天地,孟浩然的“荷花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李商隐的”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刘辰翁的”东望鞭芙飘渺,寒光如注“,陆游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曹雪芹的”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等等。

若想一夜看尽长安花,确确实实非人力可为,只是到如今,竟无多少人愿用心看花,花中的情感,花中的天地,业已难以感悟,岂不是悲哀至极吗?也许,是该走出那繁闹嘈杂的世界,到这另一番花的天地走一遭,应当美如诗画,沉醉其中,怡然自得吧!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