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我是谁
2019-06-20 15:55 竹三痴  审核人:

吾乃何人?吾乃竹三痴是也。所痴者三,痴名,痴利,痴色。所痴亦有三,痴诗,痴书,痴竹。或有张三者,谓吾此三痴,或有李四者,谓吾彼三痴。试问之,吾究竟痴者何?

一日,事多扰扰,心有烦忧,不知从何处去。夜有梦,烟雾缭绕,无有其他,恍若仙境。吾痴迷有此奇遇,自以为宝玉,悠然自得。忽觉金光耀眼,只见一金甲天神,手持一杆大戟,戟长丈二,天神昂然矗立,等闲不得亲近。迟疑间,天神问曰:“吾乃齐天大元帅,汝乃何人,何以在天庭游荡?”闻之甚喜。答曰:“吾乃竹三痴,痴的是痴诗,痴书,痴竹。”大元帅大笑“痴名痴利痴色之人,妄称痴诗痴书痴竹,少廉寡耻。”吾行走二十年,自视甚高,向以诗书竹三痴自得,傲立风霜,名利色与吾何干?吾忿忿然,吟曰:“我本天上金鳞龙,而今在池与虾游。何日风雨十二万?啸破天宫九霄重。”天神大笑:“但有几分歪才,不过道貌岸然之徒,实乃求食之饥狗,汲汲名利色而已。”吾急欲辩清白。齐天大元帅高举大戟,又曰,“吾这大戟乃宝器,能识真伪,辨忠奸,明人心。作伪小人说假,它能刺死其人。你若真乃痴诗痴竹痴书之人,何不与他说?”吾急道,“有何不敢?吾乃……。”忽而大戟金光闪闪,似要刺来,吾忙不言,赧然不知所措。天神大笑,吾色愈红,红比关公,面愈呆,呆若木鸡。吾之天,崩,吾之地,裂。笑声愈发刺耳,如万针刺心,如重锤击腹,吾一口心血喷出,后事不知。

梦醒,大汗淋漓,喘气如狗,一夜再无眠。由此,吾之傲气全无,不敢自称痴诗痴书痴竹之读书人。每日仍读书不止,笔耕不辍,但无非炼体而已,非炼心耳。吾知不过俗人耳,不再遮掩,但以此为号。

夜夜无眠,想是俗人牵挂太多。他之俗人,心宽体胖,吾之俗人,心力交瘁。不过十余日,衣带渐宽。

一日,堪堪入睡。又见烟雾缭绕,远处似有天河澎湃,吾茫然行走,来到一竹林,有一石铭“竹三千”。风起,绿涛层层,碧浪滚滚。三千竹,君子盎然,诵诗三百。吾心甚喜。竹有三千,天下之美莫有如此者。吾痴立,不忍离去。“痴儿”,吾忙寻声,只见一鹤发童颜之老翁,一人枯坐久,一人执黑白。吾问曰:“敢问老翁,一人之棋寂寞否?”老翁手指残局笑曰:“老朽乃斗战胜老人,此谱乃吾与小友三痴真人五百年前所奕之残局。”吾有所悟。老翁叹曰:“老友,五百年未见矣。汝本就是这三痴真人,掌这一方“竹三千林”,参禅悟道,饮酒下棋,岂不快哉?奈何汝放着神仙不做,求得一隙,下凡重入轮回,何苦来哉?须知,修仙容易修人难。看似一撇一捺,实则大道沧桑。”吾大笑曰:“小子僭称老翁一声老友罢。”“自然”,“老友,吾痴者何,诗书竹抑或名利色?”老翁曰:“吾不知。天下攘攘,不知凡几,但有一人知。”

“谁”,“汝一人而已”。吾不解,欲再问。棋旁空,只有黑白,不见老友。吾细探黑白,局势交错,黑白大龙冲天起,吾晕厥,不知后事。

梦醒,有所得。吾所求唯有道耳。道,初极狭,今似有微光。作诗一首,“志在天下游,困顿几重楼。我本浪荡客,何必不自由?”

吾效法古之圣贤,每日必三省。吾平生嗜睡,独入睡困难,睡前有所思必一夜无眠。勾践卧薪尝胆,吾以此酷刑拷问自己。一问,今日是否苟且?二问,苟且欲为何?三问,今日素心有染否?一连十五日,剜心之痛无以复加,断脊之创不止于此。

十六日,梦一山,山海相得,风景甚好。怪石苍松,翠竹奇花,繁华尽有。行走其间,忘忧耳。望见一青涧,涧旁有飞瀑,甚奇之,欲一探究竟。“你这人想要往哪儿去”,扭头看去,只见一猴约摸十岁孩童大小,倒悬树上,嬉笑道。吾问道:“吾欲过涧往飞瀑去,汝是何猴?”,“你这人好生无礼,欲问他人名姓,怎可不先报上自家名号?”“倒是小生无礼,吾乃竹三痴是也”,“我本是山中石猴,无名无姓,学得一点本领,师傅点了我一个名字,孙悟空。你唤我悟空罢,我喜欢这个名字。我这个名字可是大有讲究,你的名字取自何意?”“吾痴者三,或痴名痴利痴色,或痴诗痴书痴竹。”孙悟空道:“这不是六痴,何以谓之三痴?”“痴诗痴书痴竹的是吾,痴名痴利痴色的是吾。痴诗痴书痴竹非高于他人,并不足以自夸,痴名痴利痴色非浊于他人,并不足以自贬。吾乃竹三痴是也。”悟空大笑,“说得好,当浮一大白。这是猴儿酒,最为甘洌,你来尝尝。”吾接过,痛饮一番,“果然好酒,当共饮。”不见悟空不见山,仅余一夜甘甜。

吾乃何人?竹三痴是也。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