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诉衷肠
2019-06-20 15:47 机械与精密仪器工程学院仪器153班 郭华  审核人:

 

江南

“天犹寒,水犹寒,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何处是江南?烟雨朦胧处,姹紫嫣红里,杨堤柳岸旁,才子佳人宿命般的邂逅中。

白鹭掠过水面,一圈圈涟漪漾向绿水未央,渐渐辽阔,逐渐的模糊,像年少时的梦。江南,印在记忆深处,是最初的憧憬,是最憧憬的梦影。

二十四上阶,二十四下阶,整齐铺开的青石板路,被笼着烟雨,抵达心底。

杏花春雨,烟柳成阵,一把纸伞,行过紫陌红尘。

风与云,花与鸟,松与竹,高台楼阁,纸扇红烛,诗亦酒,酒亦诗,闲敲棋子,落寞千万弦。

珠帘里青丝缥缈,素手执笔,在发黄的信笺里写下痴恋情愫。黄花残,锦衣单,相思断成素锦流年。

“梦里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杨花萧萧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塞北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浩瀚苍穹,绮丽黄昏,明媚硕大的日月星辰。

塞外平川,节令交替,冬夏更迭。整岁皆是飞沙走石,短短的夏季里牧草疯长。草原之民便纵马奔腾,跑在豺狼前头,跑在风雪前头,跑在日子前头。

可即便天赐予他们这样严苛的生活,他们依然还保有着游戏歌咏之心。他们坦然的活着,将生命看做一场肆意的狂欢,视做一局愿赌服输的竞技。

歌声,舞蹈,篝火。悠扬的马头琴,醇香的马奶酒,肆意奔驰于苍穹之下,奔向炽烈艳丽的黄昏,身披星光而归。

射箭,赛马,摔角。竞技场向来是荣耀者的受冕之地,从不容许迟缓者,犹疑者,衰弱者,技不如人者。但愿赌服输,心胸豁然,毫无怨怼。

夏荣冬枯的万顷碧野中,人们代代繁衍,生于旷野,没于旷野。纵然如草芥一般渺小,却也纵马高歌,快意自得。

 

长安

红花凋落,顺流北方漂去,殷红尽头,想必就是长安。

盛世,乱世,天下兴亡。于历史而言,不过是季节更替。

无数鲜衣怒马的少年看过长安花,三月三日的长安水边多少丽人嬉闹。街边灯火不息,行人熙攘,西市里酒肆旗幡飞舞。长安路中,金鞭络绎,白马香车向侯家。长安城头,一轮秋月,家家天台,户户月饼。

物转星移,几度秋光。

最终,嵌于帝都之中的华丽高广的宫室,连同传说中那些夜半下纸添香的画妖,全都化为乱石枯朽,与无数工匠深埋在础石之下。时势纷乱,时局似无情的惊涛巨浪,史官笔下不动声色的一星细流,不知会裹挟多少人的生离死别。

当繁华落尽,往昔如梦,霸业倾颓,湮于烟云,只有城墙无语,灞柳无言,遥想长安当年。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