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浮士德》的幽默
2019-04-15 07:46 水利水电学院 水工164孙向军  审核人:

《浮士德》的幽默

——孙向军

提及《浮士德》,众人可能会想到六十载写成诗剧的伟大性与艰涩性。我读过数遍《浮士德》后,却依旧有种不一样的独特感觉,那是一种在欢乐明快幽默背后的深刻思考,这种独特感觉一直以来从未有人说过,不知是我的理解出了问题还是众人的思想被束缚。我一直渴望有人读完《浮士德》后,与我至少有一半是一样的感悟。读《浮士德》,我是笑着轻松度过自己的无聊时光的。为了不引发歧义,本文皆以我最喜欢的绿原译本为例。

《浮士德》的幽默,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点:剧情的戏剧性、手法上的极致夸张与对比、人物上梅菲斯特的智慧与讽嘲。比如在开篇天堂序曲中,在众神对天主极致的赞美后,梅菲斯特说的真诚而又深刻的话语让人忍俊不禁、天主与梅菲斯特打赌后梅菲斯特势在必得与小人得志的神态。再比如梅菲斯特与群猿的对话、梅菲斯特与浮士德在书中一直互相拆台争辩的精彩。除此之外幽默性体现在充斥全书的俏皮话与一直在书中穿插着的轻松明快的民间歌舞等方面,比如在四通八达的厅堂里众人的唱词、在骑士厅众人对海伦与帕里斯的反应、再比如城门口农民、乞丐、士兵唱的歌曲、地下酒店中的歌唱。

众人都说《浮士德》的灵魂主角是浮士德,我却觉得梅菲斯特才是《浮士德》的灵魂,它是否定的化身,辩证法的巅峰正是否定之否定规律,辩证与二元对立统一是人性的一大特点。众人都说《浮士德》是歌颂资产阶级新形象,我觉得《浮士德》全书是对人性、人生极致而毫无保留的展现,全书没有赞颂,有的是讽刺中的肯定。这一点其实也很容易得到解释,哥德毕竟花费了六十年写作《浮士德》,不可能只停留在对封建王朝的批判与对新阶级的赞颂层面,其必然要具有一些超越任何时空的东西,这便是人性。

正如这句超越了多少时空岁月的“一切皆短暂,无非是虚幻。”,每次读完《浮士德》,对我而言亦是短暂而又虚幻。我们每个人都在强大的宿命感下活着,我们为知晓自己为什么活着而活着。我们所进行的无论是理论方面的活动、还是实践方面的活动,我们均是在找寻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我喜欢并深深佩服这部伟大文学著作,在我心里,《浮士德》的艺术性与思想性均达到了世界文学的巅峰,因为绿原译本的《浮士德》带给我的欢乐和思考都是其他任何一部作品所无法相比的。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