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你好,略阳
2019-03-09 17:35 自动化学院 电气162 赵旭行  审核人:

                          你好,略阳

春华秋实,岁月潇湘。十天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略阳,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地方,她就静静地呆在那里,等待着我们一步一步去揭开隐藏在大山深处的美丽面纱。第一次坐上高铁离开西安这座城市,远离了都市的繁华与喧嚣,带着社会实践的使命和对大山那边世界的好奇,渐行渐远。

五个小时的旅途,沉默中带着思索,又怀着对远方的淡淡期待。诚然,即使我早已预料到未来将会怎样,但但现实总是在我早已意想不到的那个地方,再次拐弯。

背靠青山,门前傍河,新鲜的空气,以及久违的蓝天……嘉陵江,八渡河,东渡河,三江交汇。略阳,一如既往。可依稀间,依旧能看到7月11日的那场洪水,给这座县城留下的创伤。山路蜿蜒,黄昏时分,终于到了此行目的地,接官亭镇中心小学。作为第一个来到此地的学生,有幸受到了学校老师的盛情接待,感受颇深的则是他们看我时略微惊异的眼神,受宠若惊。而后,便是漫长的等待。至晚10点,记得那碗炸酱面相当美味,宿舍条件甚好。而正当我想对“艰苦”这两个字重新定义时,生活它又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5点40的早餐,自行洗碗,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绿色的大巴车在青山中渐行渐远,不知将会去往何方。第一站,荣程中学。“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荣程中学作为略阳的灾民安置点之一,曾安置了500余人。我们到达的时候,适逢他们都在吃早餐。一行人前往宿舍楼,帮助今天回家的百姓搬运行李,并有幸得到丁县长的表扬。此地都是暂时居无定所之人,那场洪水埋葬了他们所有的梦。一个老大爷令我记忆犹深,他对我们说:“如果有家回,谁不想回去?我们家本来自己种,自己吃,每年还有点盈利,现在啥都没有了啊!”。那种古稀之年的心酸,岂是我等所能理解?

再回首这座县城,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依旧有一些未曾发觉的暗伤,只能等待时光慢慢将之复原。

又是一天,一天复一天。整个早上的忙忙碌碌,结果却差强人意。数次被改变路线,不被理解的苦涩,有种想要放弃的冲动。下午无事,洗漱后想要休息。但任务在身,不远万里赶至白雀寺。也见到因滑坡而堵塞的道路,可最终依旧让人惊讶。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坯房,不足三十户人家的镇中心,以及远山上的不计其数的铁路工人……我厌倦了他们的篝火晚会,亦不再顾及那些打破了这座小镇安静的刺耳笑声,只想找到那抹能划破黑夜的烟火。

十三岁抗战,而今只能于此地里度过余生。您对我说,党的政策是好的,但总有一些人让百姓从拥护变为怀疑。您对我说,习主席不是那么好见到的,您只有去文化部才有可能见到。您对我说,小伙子,你能把我的话转达给习近平同志嘛?您对我说,你们过来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吧?……我问心有愧啊!只能任这浩浩江水,载着不甘,载着歉意,载着惭愧,飘去不知道的远方。

岁月荏苒,俯仰之间。时光它就像一个小偷,总是在我们不经意间偷走所有的泪水和感动。曾几何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清晨都能看到远方山峰上云雾的缭绕;每天都有一群紫衣少年少女的陪伴;每晚躺在操场上看星光的闪烁;以及每个被冷得发抖的黎明……然而,一场清雨浇灭了我所有的幻想,它仿佛在告诉我:这是你要离开的时刻,纵然有多不舍。略阳,我终究是一个过客,带着任务走来,带着惆怅离去。可于我而言,与其说这是一场社会实践,倒不如称之为生活。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任务,还有小朋友们绚烂的笑声,还有理发店阿姨的古道热肠,还有县城里不知是何名字的化妆品店小姐姐的温暖笑脸,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都将刻在自己内心深处最珍贵的地方,成为我和一个名叫略阳的美丽姑娘的美好遇见。

今晨行别,但愿云彩。相逢又告别,归帆亦离岸,即是往昔欢乐的终结,也是未来幸福的开端。日斜江上孤帆影,孤帆一片日边来。略阳,再见!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