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首页 | 视点聚焦 | 论点侃点 | 校园动态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岁月 | 爱书乐影
 
听见旧时的风飒飒地穿过呼兰河畔的树林
——读《呼兰河传》有感
2019-05-29 13:00 人文与外国语学院英语系 英151班 张冰冰  审核人:

“人生是为了什么,才有这样凄凉的夜。”读罢全书,觉得第二章中间的这句感慨最能抒发我的感受,一种对这部萧红童年回忆录的真切体会。

一开始不知为何,总以为书中的每个情节每段回忆都像是为了我本人心中暗自期许的那种盛大而又悲怆的结尾而伏笔。而当我以一种读小说般的视角,来纵览萧红童年时期的跌宕起伏,体会细枝末节里流露出的种种情愫时,才顿悟,一切竟然像开篇时萧红本人回忆呼兰河畔卑琐平凡的生活那样平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那旧时的风从呼河畔飒飒地穿过小城,穿过树林,又吹到了我的身边。她用轻快娴熟的文笔,鲜活了一段呼兰往事。

很多时候我们自诩的轰轰烈烈,其实也不过是平凡的生活。就像呼兰城里的寒冬会把大地冻裂,不繁华的小城依然会有络绎不绝的商业贸易;就像往来的马匹永远会在途径那条小路时掉进泥坑子,心怀鬼胎的人们都会聚成群的围观;就像卖豆芽菜的王寡妇失去了独子,狂哭一场,还是平平静静的活着那样。春秋和冬夏,一年四季来回循环的走,自古也就这样的了。

我们过着平凡的生活,内心边波澜不惊边波澜壮阔。

无论是请无所不能的“大神”来治百病,还是在七月十五的鬼节放大把大把的河灯,再或者是那成群结队的人们听戏落泪和逛庙会祭鬼,他们都偏执于这些甚至看似荒诞不经的信仰,这些精神上的盛举好像是源源不断的力量。人们的精神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太过平静有时又太过无常。我始终不认为迷信蒙昧不能存在于或者不将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它的确是特定时代下的很不科学的产物,但它曾是或者可以是一些苦寒、焦虑、以及不安的镇定剂,给人们的心灵聊以慰藉。

写到这,我突然想到了习近平主席说过的,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才有力量。很多时候,精神上的信仰更多的是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正如作者萧红一样,撇开她的文学成就不谈,我更喜欢的是她孤傲的思想。挣脱旧时代封建思想的束缚和枷锁,她选择自由。我不知道什么支撑她追求不羁,但我相信她有信仰有灵魂有力量。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一方净土。

她最喜欢的亲人是祖父,她最自在的地方是家里的大花园。那里有小白菜果树,还有花朵蜜蜂和蝴蝶,天空蓝悠悠的,又高又远。大花园承载了很多她与祖父的记忆,祖父给予她的情感是细腻悠远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在她决心摆脱家人后,还会在祖父去世后义无反顾的奔赴回来。那个时候的社会环境很冷,人心很仓促,可总还是会有轻悠温暖的角落。

很多我们认为的凄惨也许对于主人公来说就是解脱。

我一直觉得最心酸的部分是呼兰城里那一个个带有悲惨色彩的人。被活活折磨死的十二岁的团圆媳妇;看似清高实则乏善可陈的有二伯;穷困潦倒带养两个孩子的冯歪嘴子。看完他们的人生,会觉得人生的苦难远比我们所见所体会过的要多。但幸运的是,与那些不幸者相比,我们拥有改变或面对苦难的主动权。所以,也许当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直面苦痛时,那些以生命的终结为代价的解脱不会让我们觉得那么不能释怀。

呼兰小城,到底承载了多少悲凉?

萧红以“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忘却不了,难以忘却,就记在这里了”结尾。

直到现在呼兰河水依然静静的流淌着,只是不知来自河面的风是否依旧能穿过那片旧时的树林。

 

关闭窗口
 
广 而 告 之

                 版权所有@西安理工大学校报编辑部        关于我们
                     地址: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电话:82312248